• 英语翻译专家提供专业的英语翻译服务。如果你有英语翻译业务,我们有经济英语翻译、商务英语翻译、金融英语翻译、投资英语翻译、税务英文翻译、法律英文翻译、标书英文翻译、上海英语翻译公司、楼书英语翻译、机械英语翻译、文学英语翻译、新闻英文翻译、电子英语翻、通信英语翻译、医药英文翻译、化工英文翻译、汽车英语翻译能源英语翻译、冶金英语翻译建筑英语翻译。欢迎各企业咨询,我们有优秀的英语翻译团队,资深的英文翻译专家,众多的英语翻译案例,合理的英语翻译价位,满足各种企事业单位的英语翻译需求。 英文翻译中文,英语翻译中文,中文翻译英语,中文翻译英文

    英语翻译,可以信赖的英语翻译公司

德国人
 

曾读到过这样一篇文章,一群大学生在德国某城市街头做了个试验。他们把“男”、“女”两个字分别贴在马路边两个并排电话亭的门上。结果发现,来打电话的男士都走进了“男”电话亭,女士则都进了“女”电话亭。一会儿,“男”电话亭爆满,先生们宁可在门外排队,也不去光顾正空着的“女”电话亭。这时又一位先生匆匆走来,当他看到“男”电话亭爆满时,便毫不犹豫地进了“女”电话亭。大学生们上前一问,排在“男”电话亭外等候的全是德国人,而那个闯入“女”电话亭的却是个法国人。

我无法核实这篇文章的真实性,但德国人的守纪律、讲信用和办事认真却真真实实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红绿灯前的一堂课

1998年春,我被派往德国任记者。那时分社还在德国西部的小城波恩。到德后不久,受到德国《经济周刊》杂志社主编巴龙先生和负责亚太地区报道的拉姆图恩博士邀请,到城中的一家饭店共进晚餐。饮后,已是晚上10点多钟。此时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,汽车也很少了。巴龙先生的车就停在饭店附近,便先行告辞。我与拉姆图恩先生的汽车都停在距饭店大约5分钟路程的一个停车场里,于是便一同闲聊着向那里走去。

经过一个路口时,正碰上人行道上亮起红灯,当时路边就只有我和拉姆图恩先生两个人,而且至少在我的视野范围内,没有看到会有汽车从我们面前的马路上经过。尽管如此,拉姆图恩先生还是很习惯地站在了人行横道线外等候。这时我问他:“显然没有汽车会来,我们为什么不过去呢?”拉姆图恩先生立即一脸严肃地说:“当然了,既然有规定,就必须遵守,否则规定还有什么意义。”

绝不食言的多施内尔

由于德国迁都,分社也要从波恩迁往首都柏林,并已在柏林买好了一栋小楼作为分社的办公室和宿舍。这是一栋普通居民小楼,里面的一切设施完全按照居家过日子的要求设计。因此,分社就需要对小楼进行改造,将其中的一部分住宅改造成为办公室。

我与一家公司签定了承包改造工程合同。合同签订后,对方公司的老板多施内尔先生亲自带了两名工人来干。他们工作十分认真,而且每天收工时,都要用自己带来的吸尘器等工具将施工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,把当天的施工废料全部带走,暂时拿不走的大型工具和材料也都码放整齐。他们甚至抽烟都不在屋里,尽管当时是1月份,天气很冷,但每次抽烟他们都要跑到室外。有一次我问多施内尔,天这么冷,为什么你们抽烟还要出去?他告诉我,因为他在房间里没有看到烟灰缸,这说明房主不抽烟,所以他不能污染房主室内的空气。

由于开始对施工难度估计不足,眼看着要求完工的日期临近,但工程进度却不理想。可以看出,多施内尔先生也有些着急。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明显延长了,甚至中午一个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也被缩短。他和工人们一样只是简单地吃点带来的三明治,便马上继续工作。我不止一次地问他:能否按时完工。多施内尔便坦率地告诉我,既然已经签了合同,那就要尽力而为,实在完成不了,也就只好认罚了。

到了合同规定的最后一天下午4点多,多施内尔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说,电话程控机和网络路由器等设备还没有安装,我可不可以允许让他晚上继续工作。得到我的同意后,他让工人们下班回家,自己则匆匆出去买了点吃的,很快又赶回来继续工作。到晚上9点,一切线路和设备都安装好了,但还没有进行综合调试,而这部分工作至少需要再干4个小时。我看当时已经很晚了,便问多施内尔,他是不是可以先回去,明天再继续干,我这里不算他违约。但他对我说,他以后几天的工作日程都已经排满,如果今天这里完不了工,他就只能以后抽空来给我干活,这样就可能会将工期拖延好几天。

等到他最后把全部工作都做完时,已经是深夜快两点了。

安排时间精确到秒

这是一个我驻德使馆和新闻机构中几乎是尽人皆知的故事。

1994年7月,我国一位高级领导人访问德国。德国计划按照相应的接待规格举行隆重的欢迎招待宴会。但围绕着宴会时间的长短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,中德双方的外交代表却讨论了很长时间。

由于中国领导人活动安排的需要,访问前,中国驻德使馆代表奉命向德国外交部提出,希望这个欢迎晚宴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90分钟。但德方却提出,90分钟的时间显然不够。于是中方代表说,时间上总是可以压缩一下吧。没想到,德方官员却非常认真地开列出了一张时间清单,从领导人步入宴会大厅直到宴会结束离开,将每一个细节所需要的时间都列在了上面,时间甚至精确到了秒。

德方官员非常认真地解释,中国领导人进入宴会厅,首先要同在场的重要人物一一握手,每个人握手的时间平均三秒钟,这些手一路握下来,再加上寒暄的时间,等走到餐桌前最后落座,宴会正式开始,这就需要10分钟。然后开始上菜。根据礼宾惯例,这种规格的招待会要有前菜、汤、主菜、饭后甜食,最后还要有咖啡,而且,每一道菜的间隔时间都有一定规矩,总不能一股脑地全上吧。此外,还要再加上宾、主双方致辞各需要7分30秒。最后,德方外交部的那位官员无可奈何地告诉中方代表:“我已经算得很紧了,最少也需要108分钟。”

面对着这张清单,我方使馆官员真有点哭笑不得,就说:“那我就向国内报告,说晚宴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吧。”没想到,德方的那名官员马上又制止说:“那可不行,你不能向你们国内说一个半小时,因为我们做不到。你就如实说需要108分钟好了。”

结果,那位领导人来访时,欢迎宴会还真的就是在108分钟左右时结束的。